魔域私服,祭奠我们曾经那些不悔的青春,重温那些年我们为之疯狂的魔域之旅!
当前位置官网首页文章中心玩法攻略

内容详情

在这场军团争霸中悉数折戟沉沙我团大浪淘沙异

  • 作者魔域辅助网
  • 来源长久版
  • 点击287
  • 日期2018/12/5 4:28:47

很多年之后,我有个绰号叫西毒。任何人都可以变的狠毒,只要你尝试过什么叫做嫉妒。我不介意其他人怎么看我,我只不过不想别人比我更开心。我以为有一个人永远都不会嫉妒,因为他太骄傲。

两年的时间不长也不短,足以从一个单纯的驴子被折磨成一个心机沉重的疯子。

从来都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。冲花魁只是为了好看,那朵唯一的花。刚到手的那个晚上,前任花魁已经在人家的游戏圈哭诉我欺负她了。我们共同的好友还私密了我,叫我不要欺负一个女孩子。我也不太懂为什么我冲花就是欺负人了。

那个好友还说:“你个女的自己给自己冲花,要不要这么好玩。”我也不太懂这是不是好玩的事,可惜我没有她的魅力,靠别人连前10估计都上不了。

还是软妹纸好呀,可以撒娇,还有人出头。说我坏是吧,我就坏给你看。

于是几天后,我把那妹纸的3号摊位并了。我多善良啊,并了摊位她不就有金币可以换玫瑰花了吗?那妹纸又跟人家说我连招呼都没跟她打,就把她的摊位给并走了。

哎哟,好可怜的感觉。我也不太懂,我跟她好友也不是,从来没说过话,还要跟她打招呼。也不太懂这金币是我口袋出去的还是她那借的。

那个好友又来说我彪悍,不讲理。想来我跟他认识的时间可比这妹纸长的多,交情这个东西是不能用相识时间长短来衡量的咯。

更何况,他当初可是为了杀我,买了个高星宝宝。只是现在杀不动我了,跟我加了好友。

我把玫瑰超她100W,再也没听那妹纸说什么了。那个好友也改了口:“你丫,真挺狠的。”我只能:“呵呵。”有本事就帮她冲回去吧,做说客蛮丢脸的。

所谓的好友不过是睁只眼闭只眼的关系。

想来揽月在的时候,跟揽月我都还在比高低呢。我没有什么出色的地方,只有拥有的越多才能唤醒我的骄傲。

懂我的人越来越少了,开口理论,已经只剩下狡辩的意味。更多的时候选择沉默,放在心里掂量揣测。

我跟红药没有冲突,她淡薄名利,我于她无用。揽月对我的好跟红药是不同的。她是手心向下的给予,而我不甘失落的返还,不愿我们之间出现偏差。我跟揽月要的都是虚荣。

如果我没有战,如果我回应不了她的付出,揽月跟我能有这么多年的友谊吗?揽月还会说我是她一生的朋友吗?不敢想。不在一个圈子里头,怎么做的到友谊的证明,要的就是旗鼓相当。

就像揽月常跟我说的:“你知道吗?游戏和生活都是很现实的,门当户对才会长久。”我说:“这样的道理,这么多年,我什么时候没懂过。不然我冲战干嘛。”想得到好的,就要往高处走。

揽月:“现在应该不像当初那样,要死要活的吧?”我知道她说的几年前我喜欢苏幕遮的事。我回应道:“都多少年了,我也该懂事了。再说了,当时是真心喜欢。”心里对于她这样形容我的曾经,我还是觉得不痛快。年轻的她跟我一样沉迷过,可是说不出口,她不高兴的事情,不忍心说出来让她堵得慌。

“现在游戏也不知道玩什么,真没的意思,不过我现在在冲花。”我真不喜欢这种前后矛盾的话。

“嗯,我看到世界排行了。”虽然是后来玩的区,花已经比我这个老古董号还多了。

“你们区花王有多少,我把她冲下去。”“她也有自己的难处,而且是在我不玩了才冲上去的。

”我下意识的就为花王说话了。你冲她不就代表我不行。现在什么都没有,已经撑不住我的骄傲了。

“不怎么玩了,就有空打打神域。”她问什么我答什么。

“你要是再闹脾气,就不要指望我会理你了。”“嗯。”一句话噎得我眼睛疼,轻轻地抹眼泪,要是我们今天什么也没有说多好。

最可怕的是她说的每句话我都分辨得清楚真假。今天我说什么已经不重要了。她已经有了她说我听的心态。她说的这些我懂,是在为我们缺失的时间找话题。